首页>心得体会>读后感>读《请给我结果》有感

读《请给我结果》有感

时间:2016-12-28 编辑:小景

  结果是未来

  ——读《请给我结果》有感

  开黄腔

  一

  结果是铺陈眼前的试卷,鲜红的分数冷酷无情,与过程那漫漫时光所酝酿的若干感性,形成鲜明对比。

  在结果面前,很少有人能够理智面对,总是以天时、地利、人和等各种理由辩白。西楚霸王在乌江江岸慨叹:“然今卒困于此,此天之亡我也,非战之罪。”即便千古唏嘘,也改不了太史公冷酷记下的结局:“项王已死,楚地皆降汉。”

  结果是历史,结果亦是未来。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发表本报特约评论员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由此引发了一场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那篇震耳发聩的文章中写到:“实践不仅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而且是唯一的标准。”换言之,通过实践而获取的结果,是证明方向是否正确、努力是否圆满的唯一标准。

  所以,面对结果,我们应当做到“收得下过去,给得起未来”。结果不是历史虚无主义凭空落下的馅饼,而是以史为鉴、勇于创新、坚持不懈、兢兢业业结合的必然。

  滚滚东逝水,大海是结果;往复春夏秋,更替是结果。候鸟的结果是南方火红的天空;春芽的结果是秋天累累的收获。一个人从小到大努力学习认真工作的结果是丰满的人生;一个企业从上到下兢兢业业正气浩然的结果是伟大的品牌。五千年文明是我们创造的结果,中国梦是我们正在创造的结果。

  二

  针对“结果导向”,有很多错误的诠释。其中最有害的就是将“结果导向”等同于“唯结果论”。

  相比其他领域,商业中的“唯结果论”更加泛滥。宁愿重金收购成品,不愿意投入资金和时间进行研发;宁愿重金聘请专家,不愿意耗费时间培养人才;为了达成目的,不顾底线、不择手段,甚至违法犯罪,还美其名曰“不管白猫黑猫,只要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上世纪80年代初,关于“猫论”,邓小平同志曾经回答:“第一,我现在不收回;第二,我是针对当时的情况说的。”在历史唯物主义的语境下,“猫论”有几个重要的压舱石,其一,评价历史现象时生产力的标准是最后的标准,其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割裂当时的时代背景,去歪曲“猫论”,并将之作为“唯结果论”的通行证,是完全违背历史唯物主义的。

  将“结果”和“过程”割裂,把“结果”孤立为历史虚无主义的“结果”,“唯结果论”所最终指向的,要么是“神的意志”,要么是“主观唯心主义英雄史观”。脱离了社会实际,脱离了时代背景,任何被孤立的“结果”,都是无意义的空壳。只有存在于历史唯物主义框架内的“结果导向”,用实践去理解历史走向,跟随先进生产力和先进生产关系的洪流大潮,才是获取正确结果的唯一途径。

  三

  没有任何一个结果是从天而降的。有果必有因,正确的方向和坚持不懈的努力,是通向成功的唯一途径。所以,“结果导向”,是要从正确结果倒推良性过程的科学发展观,是将非线性转化为线性可控的先进管理理念。结合到现实工作中,就是要转变天马行空的“我想”,换成有坚实理论依据、有切实行动计划、有充足实施能量的“我能”。

  过程与结果,是主客体之间相互渗透相互作用的辩证统一过程。忽略了过程的“唯结果论”,往往还会滋生“成事在天”的虚无感,进而放弃过程的努力,变成“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放任态度,甚至破罐子破摔,用消极、敷衍和应付的心态,对待未来的结果。

  四

  古往今来,如何用制度去确保过程的正确,进而导致理想的结果,都是管理学的巨大难题。只有树立正确的价值观,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方法,才能确保制定出正确的目标,进而倒推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所需要的若干枝节,再运用科学的管理制度,促进每一项单元的良好运行,并有机的结合天时、地利、人和,贯彻“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科学发展观精神,积极调整状态,才能够通向那个盛放美好结果的神圣殿堂。

  从这个意义上讲,与“结果导向”异曲同工的另一种表达,即是“知行合一”。

  不知不能行,若知而不行,尚不如“不知”。

  知而不行,或者牢骚满腹,或者怨天尤人。苏轼在《贾谊论》中写到:“非才之难,所以自用者实难。”又说:“古之贤人,皆负可致之才,而卒不能行其万一者,未必皆其时君之罪,或者其自取也。”万丈高楼起于平地,志大而量小者、才有余而识不足者,在属于未来的那个神圣殿堂里,都不会有他们的位置。

  “古人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格物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出自《礼记·大学》的这段话,可谓是对“结果导向”最美妙的诠释了。



读《请给我结果》有感 标签:假如给我三天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