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心得体会>读后感>《汪洋中的一条船》读书笔记:一个名字,一本书

《汪洋中的一条船》读书笔记:一个名字,一本书

时间:2017-06-13 编辑:得得9

  《汪洋中的一条船》读书笔记:一个名字,一本书

  你听说过郑丰喜这个名字吗?

  他惟一留给我们的一本书,就是他的自传《汪洋中的一条船》。写完这本书的第三年,他就去世了。

  他出生在最贫苦的一个台湾农家,是母亲的十二个儿女之一,一生下来就是一个残疾,“右脚自膝盖以下,前后左右弯曲。左脚自膝盖以下,突然萎缩,足心翘上”。这是一个可怕的畸形儿,他永远不能走路,而只能坐在地上,用手爬行。母亲李员女士当场晕了过去,她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担心孩子的将来。

  这个穷苦而残废的乡下孩子,大概七、八岁左右的时候,跟着一位耍猴戏的老人,流浪江湖。这个老人——赵老伯是郑丰喜的启蒙恩师,一面到处耍猴戏,一面教他读书识字。然而,在一个码头上,赵老伯被流氓架走,再也没有回来,只剩下一个残废的孩子和猴子,被两位也是逐村卖杂货的女人收留,继续演他的猴戏。可是不久, “二伯妈”被人用石头打死, “大伯妈”认为郑丰喜是个“不吉利的人”,趁他熟睡的时候,把他遗弃在荒郊野外。他,爬!爬!爬……

  我就不再详细地往下介绍了——一个名字,一本书,一个尊严的榜样,请你自己去阅读吧。

  【精彩语段欣赏】

  每逢农人采收花生的时候,我就将小篮子吊在脖子上,爬着去捡花生。捡地瓜时大家都荷锄头去,但我不能,最多只能“咬”一把短刀去。盛地瓜的篮子太大了,吊在脖子上会碰地,根本无法行动。只有把篮子托在手上,暂时站起来,用力向前抛去,然后爬去起来再抛。如此反复抛爬一直到目的地为止。只要不怕胼手胝足,每天捡一篮子地瓜也是不难的。篮子满了,我找一些瓜藤或茅草绑住篮子拖回家,但每次到家,总是筋疲力尽,遍体鳞伤。

  我要汲水时,就用麻绳绑住铅桶的两耳,吊在脖子上。每爬一步,铅桶就摆动一下,绳子跟着动,犹如锯子般锯着我的脖子。往往血还沿着绳子流下来。他人能把水缸注满,我也能。母亲!您知道吗?您的残废儿子,不是弱者,更不是无能的人。

  每当所有的地瓜、花生都收获完了,我就吃着过去所储存下来的地瓜签。那时我在屋旁种了数棵丝瓜和南瓜,而且还在沟边开垦了一小块土地来种葱、空心菜和茄子,以及一些比较容易生长的蔬菜。没有菜时,我就到沟里捕小鱼,或到水里捉水鸭挖泥鳅。下了一阵大雨后,我就吊着小茶壶去捡鸭母螺子(小螺子)。有蝗虫的季节,我会用网去捕捉它们,将它们的翅膀去掉,放进油锅里炸,真是香甜可口,比金龟子还要好吃。

  田间的生活虽然寂寞、艰苦,但我乐观奋斗,将所有的障碍一一克服了。所以我的家人认为,我可以这样度过一生。



《汪洋中的一条船》读书笔记:一个名字,一本书 标签:只有一个地球 雨中的树 读书思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