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小说>另类小说>“草根”情结

“草根”情结

时间:2020-12-01 编辑:pp958

  第一章

  黑色桑塔纳轿车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颠簸终于安全抵达了县城,坐在车上的小米长嘘了一口气。这几年风里来雨里去泥里走这台普通的坐骑一直就象个忠诚的朋友毫无怨言地服务着,从没耽搁过她的事情,想到这个小米疲倦的脸上漾起了一点欣慰的笑意,轻抬素手不经意地理了理有点凌乱的长发,然后打开手机一看已经差不多凌晨一点了。司机把车停在离小米居所两三百米远的地方,前面是河堤禁止车辆通行,小米下车关门的时候就特意交代司机注意安全,明天早上七点以前必须赶到施工现场——一条将近三十里的乡村公路硬化前期工作。司机习惯性地说了两个字“放心”就脚蹬油门跑远了。

  柔和的月光把小米的身影拉得更加的纤纤弱弱娉娉婷婷,喧闹了一整天的县城这个时候也好像感觉到了疲劳似的开始慢慢地走向沉睡,只有街道的路灯强睁着眼睛在行使自己的使命,三月的夜色清冷而妩媚,晚风已失了白天的阳气从河面上轻轻袅袅地拂到了小米身上,小米不由得自己紧紧地抱了一下自己有点单薄的身子,在这一瞬间小米忽然闻到了野花的香味儿,好像是好多种花香混合的味道,可又一时想不起到底是些什么花的香味,只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心头回味,她不由得努力地睁开双眼去搜寻,只看到近边的脚下的草地上的确已经开着一些不知名的小花,黄色的,白色的,红色的,都是她小时候见过的,曾经是她幼时的一抹最美的风景。只是她参加工作后尤其担任这个仙乡镇的党委书记之后她就没得时间没得情趣去看这些身边的事物,一种感觉忽然涌上心头:这抬眼之间的景致都会失之交臂,这一生还有多少风景要在这碌碌的行程里错过?那女儿心事不可抑制地在心头慢慢弥散开了,她忽然觉得好笑,笑自己三十多岁的人了还象个十七八岁的怀春少女,也许是今天晚上的酒精在起作用吧!

  为了争到这个国家投资乡村公路建设的项目,她不知往上面跑了多少趟,费了多少唇舌,列了多少镇里的困难,强迫自己陪喝了多少“酒精”,她已经记不清了。喜欢打交道的不喜欢打交道的人只因为管了这个项目,她都得说服自己去找,没办法!既然自己选了走这条路就得走好,给自己一个交代给这二十几万的父老乡亲一个交代,在满桌子人的起哄欢呼声里她这个看上去文文静静的小女人也如爷们一样的豪情满怀了,几杯53度30年茅台外加一大杯杯云南红59级法国野灌到肚子里,娇俏的脸上顿时浮起了一片红晕,批项目的处长拍手称快惊呼“巾帼不让须眉”兴致高涨一下子签定了这个200万的项目,哎“总算是踏平坎坷成大道”功德圆满了,尽管觉得“大问题小会解决”有荒唐之嫌,但想着以后行走的人们不再是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灰,山里的矿石不再是“养在深闺人未识”可以顺利地运出来变成花花绿绿的钞票,孩子们再也不用因为上不起学而流泪了,她就有着说不出的高兴,觉得今晚真有种“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亲切感,本该有着七分醉意的都只有三分了,那四分都被喜悦和欢乐充溢着,宴散临行的时候她很感激地紧紧地握了省里这个比她高五届校友的手,感谢他为她提供的这些信息与便利。他却笑着告诉她:“这不光是你一个人的事情,更是我们大家的事情!我们这些从那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对家乡都有着一份特别的眷恋,是你给了我一种表达方式。”她知道为了争取这个项目这段时间这个省委办公厅的师兄鞍前马后不知道找了多少领导去磨了,他说他是感动于她的执着,她更感动于他的热忱,那种真挚的不计回报的热忱。

  摸索着拿出钥匙打开铁门,她看到了茶几上放着一篮子新鲜水果,水灵灵的,五颜六色品种繁多,花篮扎得特漂亮让人一看就是精心准备的,一张红色小卡片夹在中间,上面写着“节日快乐”,节日?今天是什么节日?“三。八节”不是过了吗?还有什么节日?哦!她一拍脑袋突然想到了今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丈夫今天在电话里没说起啊!看来他是在提无声的抗议了,他今天一定是特意来了,看到这个临时家里冷冷清清的一生气又跑回市里去了。一整天她都在忙她自己的事情连接他电话也只说了个“忙”字就挂了,想到这些她觉得那丝丝愧歉拧成了一根绳子紧紧缠绕着她的心,让她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她很想打他电话可又怕他睡着而惊扰了他,她知道他的工作也很忙,所以只好忍了。“哈哈,亲爱的今晚又来个异床同梦做纪念吧!”最终她拿出手机给他发了一条这样的短信。

  然后走到浴室拧开浴缸龙头,放了满满的一缸子温水,再滴了些玫瑰香精到水里,轻解罗衫,她看到了浴室的镜子里映出的玲珑曲线,脑子里忽然飞出了一些香艳的词语,心底里那种暖暖的情怀慢慢地弥漫开来了:还真有好些日子由于忙着没跟丈夫在一起了啊!真是有些想他了,对,明天就抽时间去看他,也给他份惊喜……。想到这些她的心里一阵甜蜜,所有的倦意全没了。

  第二章

  躺在床上所有的往事象放电影一样地在脑子里拉开了序幕。

  曾经有多人问过她的名字为什么会叫“小米”,她也因此问过她的母亲,她的母亲讲的一个悲凉的故事,说她怀小米的时候家无粒米,只能用杂粮充饥,辛辛苦苦熬了十个月生下来一看是个瘦瘦弱弱营养不良的女孩子就给她取了这个叫“小米”的名字,道理朴素简单——就渴望孩子将来有得饭吃不挨饿。“吃饭问题”现在看来是个特别简单的事情,可是在她的父母辈,吃饱饭还真成了一大奢侈的梦想。小米有时候跟自己八岁的小孩说起这事,这个在城市里生长的孩子笑得前俯后仰,根本就不相信世间还真有如此的希奇问题。幼年的小米家住大山脚下一个小木屋里,在她所有的记忆里母亲都是药不离身,还三天两头病得倒床上起不来,加上父母关系一直紧张,年幼的她比一般的孩子多了份早熟,稚嫩的肩膀承担着一份本不属于她那年龄承担的重任:她得照顾生病的母亲,照顾幼小的弟弟妹妹,还得下地干农活,上山砍柴……。但是所有的苦难并没有压倒弱小的小米,相反更让她变得坚强,她总幻想着有朝一日走出这大山,看看外面精彩的世界。尽管一学期上了差不多一半的时间她因为没交清学费连课本也没领到,但无法否认她总是班级里最优秀的那个,一路凯歌唱到了省里的师大,其实按她的成绩原本可以报个更好的学校的,就因为上师大的费用便宜些,四年的大学她总比别人多一分忙碌,除了学业更得奔波生计。但她总是能在微笑里绽放光彩,连续四年担任着学生会干部,兼任校报校刊的编辑工作,功课永远是做得最好的,每学期都拿着特等奖学金,曾经的灰姑娘也在四年充实的大学生活里出落得玲珑有致高贵典雅。人家形容心比天高的她是盛开在野外的一朵奇葩有着令人窒息的芬芳,她笑笑,她觉得自己应该是戈壁滩上的一株小草,用生命展示存在的小草。毕业的时候命运之神特意青睐了这个优秀努力的女孩,她被直接招到市委办公室,凭着自己扎实的文学功底做起了为人作嫁衣的工作,也许是骨子里特有的文人的清高,她不喜左右逢迎,恭维景仰,察颜观色,拍马溜须,那些官场里的“潜规则”说什么也没法说服自己去接受,整整五年她如一部机器成天就重复着写那些“八股文”(她一直讥笑那些公文象八股文),尤其是替领导写那些报告材料让她觉得枯燥乏味,百无聊赖。

  在这五年里她的人生轨迹也从女孩转换到了女人,匆忙嫁了市政府里的一个比她先几年参加工作的男孩,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爱,她只是感觉到有点疲乏有点累,想找个肩膀靠靠,所以参加工作的第二年她就从众多的追寻者里面选了那个最爱她的人,为什么会这样,也许是受了母亲的影响,感觉嫁个爱自己的人省事吧。结婚时他就对小米说女人不要太出色了,他不希望她“站在风口浪尖上跳舞”!小米只当是一句玩笑没在意。无波无澜地过起了小夫妻的日子,再后来就有了小果果的出生,漂亮的小果果聪明伶俐,淘气可爱,给家庭注入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新鲜活力,让小米觉得自己简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甚至让她有愿意放弃一切来相夫教子的念头。

  也许唯一的遗憾只是夫妻间彼此的不同的旨趣,她简单得如一张白纸,她的他如所有在仕途上混的人一样八面玲珑,工作上如鱼得水,朋友圈子是行行色色,大有春风得意马蹄急之势,他总会揣摩人心认为细节决定成败,他自认是一个跟得上新潮的人。她不置可否,人各有志,她不想强求他怎样。

  第三章

  在市委办公室里工作的第六个年头,她实在厌倦了这种没有生机的工作,那里的土壤让她觉得自己缺氧!她觉得她应该找一个让自己自由呼吸自由发展的空间。正好那个时候省人事厅出台了一个新政策选拔省。市级一部分年轻的女干部去下面挂职锻炼,政策出台好久也没几个人愿意去,这个年代的女人都是养尊处优,不是奔这个前程就是奔那个“钱途”,谁还会去“一线”“下矿井”?大家都这样形容基层干部的!但小米却兴奋地报了名,当时市里的几个领导大为诧异,极力劝说小米不要下去干那折腾人的差事,说她工作扎实正准备提拔重用她,如果到了下面是难有发展前景的,她的丈夫更是窝气,说人人都是往高处走,走康庄大道,就她脑壳是榆木疙瘩,往荆棘丛里冲出路自己给自己找苦吃,她却抱着破釜沉舟的心理义无返顾地对他说,她觉得窒息,她要真真切切去做点有实际意义的事情。

  读了那么多圣贤书,尤其在读到焦裕禄。任常霞的时候她觉得她这样在办公室耗着简直是对生命的一种亵渎,她不是想惊天动地,也不是想哗众取宠,她只觉得她是生于厮长于厮,农村的沃土才是她枝繁叶茂的地方,这是个让她能够透气的机会终于来了,说什么她也得去搏一搏。于是不顾男人愤火的眼神,把孩子搞了全托后,怀揣着一纸文书回到了自己家乡的县城,三个乡镇任她选择的时候,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她就选择了仙乡镇——离市区有100多公里,离她自己的娘家只有一河之隔的一个有100个行政村的山村镇,用青春和热血完成一个不想对人诉说的梦想。

  她清楚地记得尽管她同县里的领导都比较熟,可是报道的那天县委书记,副书记,组织部长等一干人都还是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她这个充满书卷气味的小女人,最后还是精明的组织部长打破了尴尬,笑侃着问小米:“钦差大臣你说说要我们给你配备什么样的武器装备?”小米自信满满地笑着回答:“谢谢领导!不是说物各有主,人各有用,顺则成之,逆之则反吗我先下去把底子摸清楚再来要装备吧!”但是县里还是在财政收入不是十分宽裕的情况下给她配了那辆黑色桑塔纳。

  在拜访了现任交通局长的前任仙乡镇党委书记后,她就直接找了镇长,一为了解镇里的大致情况,二为沟通彼此的感情,她知道今后的工作离不开他的努力与鼎力支持,在三个小时的谈话里,这个叫刘寓的镇长让她觉得他是一座山,正直。稳重。踏实,而且工作经验非常丰富,真是基层工作的一块好料,,她觉得自己尽管壮志凌云,真正怎么样建设和管理还是一个漫长的摸索过程,正如识得一些字认得一些词语记得一些句子,可是要组成华美惊世的篇章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也象一堆砖瓦。水泥。钢筋摆着可要盖成千年文明的建筑瑰宝就非常难。三天后她就在镇里召开了各办。所负责人会议,会议主题主要是汇报各个方面的情况,要求汇报言简意赅,涉及的内容是财税。交通。城建。农业。林业。水利。卫生。教育。治安。计划生育。招商引资……。各个方面,每个方面都有明细的数字指标,小米认真地把这些材料“拷贝”在自己的脑壳里。摸石头过河,她得通过这些数字做分析,然后“对症下药”。

  第四章

  半个月的辛劳小米终于对整个镇里的情况有了很深的认识,这是典型的江南小镇,山青水秀风光旖旎,有着质朴的风土人情,有着上万亩的肥沃良田和一个五千亩的茶园,也有着丰富的黑色金属铁和锰,还有有色金属金和铜,只是苦于没有资金开发,开发了也是技术含量低没上档次难达品位,因此完全还是一个有待开发的处女地。地区发展极不平衡,有几个村的人平收入不足一千五百元,为了生存大量的劳动人口成了南流的民工。有几个各方面条件比较好点的村,利用了一部分当地资源优势成了经济发达的“小香港”,但是村级班子人员一直存在着管理难的问题。一个中学,三个村小的房屋差不多全是危房,教育的基础设施相当落后,万亩良田的灌溉区基本靠天养。原来的两个集体企业——一个锰矿和一个铜矿企业由于体制管理问题基本也处于瘫痪状态,工作人员因为发不起工资绝大部分是离岗谋生路去了,全村唯一的一条柏油马路也是坑坑洼洼,村与村的土胚公路也刚好四粒轮胎宽……还真是有点“百废待举”的味道啊!好在这几年国家政策全是关计民生,这是一个发展的锲机。

  在这半个月里她跟镇里分管组织工作的副书记王姝姝大姐也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她也是主动请缨到这里的,快三年了,这个出身优越四十多岁风韵犹存的女人尽管有点小资女人情调,可为人热情爽快,思维敏锐,工作能力强,而且始终让人觉得有着温暖的眼光,她总是客观。真诚。关切地告诉小米一些人和事,小米由衷地喜欢了她觉得在她面前自己象个小妹般的开心与惬意,也许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投缘吧。她也知道了镇长与副书记是老同学,多年的至交。她很庆幸县里给了她这么好的人力资源。半个月后她召开了全镇工作人员会议,把各项工作都做了具体明确的分工,定质。定量。定人。定岗位。定责任。定奖罚,晓以情动以理希望尽力做到人尽其所用物尽其所能。她做的头件惊人之举就是财务。城建和交通工作全权上收交给了镇长一个人分管,把原来的分管领导放到了计划生育那边,她认为只有正直的人才能担当此任。这次工作的安排因为触及了极个别的利益,也为小米以后工作的开展设置了一点障碍,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就是一个领导班子也许是良莠不齐,重要的是激浊扬清,端正视听,不破不立,小米这样安慰自己,会后小米立马就找了被调离到计划生育的副镇长,不是希望他能立地成活,她只是希望他能顾全大局少点个人恩怨。

  第五章

  工作安排会完了的那天下午四点,小米就得姝姝大姐的提醒同她两个去了分管经济的常务副县长那里汇报工作安排情况。为什么这么急,也许是应了那句熟话:“宁愿得罪君子也不得罪小人”,听说镇里原来分管财务交通的那个副镇长胡德辉就是副县长一条船上的人,副县长还是仙乡镇书记的时候他就当了他的车夫,所以渊源很深。胡是经商起家,从政府开车的临时工坐到了副镇长的位子,要不是口碑不好县里意见分歧太大早转正了,这个人手段厉害睚眦必报,身份是黑白不明。

  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有矛盾的地方就有斗争,如何化不利为我所用还真得多死几个脑细胞。

  小米她们走进办公室跟副县长握手的时候感觉那个副县长是故意一松一紧地捏她的小手,完全不象是握手,他还故意爽朗地大声笑着说:“呵呵,不错!小米!老朋友了。欢迎你来汇报,有什么我一定全力支持。”老朋友?小米忽然想起在市委办的时候是同他吃过两顿饭,当时感觉他在酒桌上特活跃面面俱到到,黄段子说得人笑得差点把饭粒喷出来,但是小米不喜欢把粗俗当笑料,所以尽管是自己家乡的父母官她也不想打交道。两次都是匆匆几口,安安静静呆一旁看电视,让他们在桌子上眉飞色舞神侃一通。于是小米就特意装着轻松地汇报起镇里人事工作的安排情况,最后副县长仿佛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这个小胡啊就是工作方法还有待改进,工作热情还是有的”“我知道!”小米言不由衷地连忙点头:“有什么地方还得您多指点多担待。”“好说!好说!”副县长特意朗声回答。

  还好总算闯过了这一关!出门后小米不由得使劲捏了一下姝姝姐的手,感觉两个人的手心都出了汗。回来的路上,姝姝姐就告诉小米这个副县长就是有一个毛病特喜欢女人,好几个单位里有点姿色的女人差不多都受到过他的性骚扰,但也有的女人是自我作贱粘上了他,要小米防着点,小米自然是深有感触地说“女人做点事咋就这么难啊!”“是啊!工作压力不说家庭压力更大啊,当时我就是忙着忽略了自己的家庭,连我的丈夫在外面跟别人有了小孩我都不知道,家不象家了啊……”姝姝姐幽幽地说起了她的伤心事,女人的脆弱在这个时候展露无遗。

  是啊哪个女人不渴望一个温馨和睦的家,哪个女人不渴望激动人心的爱情,我们女人既要完成好传统的社会分工角色又想有自己的信仰与情趣,可是我们的精力却很有限以至常常顾此失彼,疲惫不堪。

  第六章

  尽管有过一些波折,但一切工作还是如预料的一样开展得有声有色,这个刘寓镇长果然能够撑起一片明朗的天,也应证了那句话:“有位才有为啊!”以前尽管他是镇长可是基本没什么实权,他有劲也没法使,所以只能默默无闻。两个厂矿企业转换机制后已经走上盈利正轨,通过多方面的政策优惠招商引资,一个比较大型的细木工板厂在这里安家落户,千亩茶园也被定为一个出口企业的绿色茶叶基地,又一个上档次上规模的“江南锰矿股份有限公司”也开始投入生产,而股份制公司的发起人却是小米初恋情人的哥哥。她的初恋是全县的高考状元大学毕业正准备出国的才子,却因为在一次充当志愿者抗洪中献出了自己年轻而又宝贵的生命,好长一段时间,小米都觉得自己的悲哀象暗流的阴河在心里泛滥成灾,这也是她为什么选择仙乡的原因,因为他的家在仙乡,那是她一生的怀念啊!每一次去看他的父母她都想到了那句“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的古诗,心里的那种螫痛总让她不敢久呆,她怕自己泪飞顿做倾盆雨,在悲哀吞噬的日子里他的哥哥也就成了小米最亲近的朋友。头一次的招商引资中他哥哥就毅然把自己的事业从深圳搬到了自己的家乡,他说“小米啊你都来了我能不来吗?”,他们互相扶持互相帮助象亲兄弟姐妹一样走着人生的历程,人世间这份美好的让她感动和珍惜。

  企业创收了,完成上面的税收任务完全不成问题了,外面打工的陆陆续续回来了,都说在自家门前赚钱划算。

  晴朗的日子也会有阴霾,这其中最大的波折有是小米刚上任的时候,看着学校里的危房就三翻五次向上面讨资金,报告做了一大堆,考察的来了一批又一批,可是片瓦只砖也没看见,求人不如求己,于是小米想到了全镇那两百万的“植补”资金与“退耕还林”补助款,在召开了无数次村。组。村民会议。党员会议。自己干部职工内部会议签出共同意见后,小米就“冒天下之大不韪”使用了那笔款子把一个中学修葺好了,上级三令五声不准截留,那个叫胡德辉的副镇长就借机大做文章,因此小米被召到了县纪委去“面壁”去“招供”,身心俱疲地熬了一个星期的“双规”后,经过调查取证是属于自愿捐款的形式,领导们终于动了恻隐之心,让小米重新回到了舞台。

  还有个羞于启齿的问题是,那个副县长总是有事没事地找机会来“视察工作”表“殷殷关切之情”,眼光热切得好像要把小米给煮熔,让小米烦不胜烦。每次都是想方设法来自我保护和应付,与这样的领导为伍她觉得象咽了一只苍蝇。她甚至还闻到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那个胡镇长有意无意地炮制着她跟初恋情人哥哥的八卦,一种清澈见底的感情到他嘴里就变得龌龊难堪了!在恶念的亵渎下任何美好的东西都会倍受摧残。尽管她的丈夫信任她可是也心烦这事。因此差不多干到第五年,上面来人考察听取小米意见时,小米毫不犹豫地想到了离开这个地方,虽然她对这个地方有很深很深的感情,可是她再一次感到了自己的疲惫与面对流言的无奈,百口莫辩众口铄金啊!她什么也不想做,只想去一次长远的旅行来疏理自己疲惫的心情。

  在这最后一段公路的硬化工作里,她赔上了自己最后的一点热情,不久的明天总算可以脱身了,一个基层女干部的荣辱与功过都将成为过去!五年里三个小学也都改修了,全镇公路硬化完成了,公路基本通到了每家每户,灌溉区的水利建设好了,能做到旱涝保收了企业发展了,财税收入翻了几个翻,人们的医疗保险政府用财政收入补贴全部上交了……。这一系列的成果也曾让小米展笑颜开。但是这整整五年她陪丈夫孩子的时间太少了,以致她的孩子看她时是一种漠然的眼神,这样的眼神怎么能不令一个母亲揪心啊!行事见于当时是非公于身后,她觉得自己该做的都已尽力做了,现在她就想跟家人一起去看海的渊博,山的伟岸,她想抛却这世间的俗务做一个普通的女人一个普通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