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小说>另类小说>狙击手

狙击手

时间:2020-12-01 编辑:得得9

  1、狙击手

  在我看来,只有一件事情上,所有人是平等的——死。

  没有比枪更忠实地东西,你对它好,它就为你尽心尽力。

  只要你不丢弃它,它永远也不会抛弃你。

  它的线条那么流畅,看起来刚健有力,胜似世间任何一个男人。

  当子弹发射出的一瞬间,目标倒下去,我觉得所有的激情都在那一刻燃烧尽了。

  其实,我从来不看目标倒下,我知道他们一定会倒下。

  我能看见子弹的痕迹在空气中,如一艘快艇航行在海面上。

  杀手是一个好职业,很少遭到人报复,我们只是工具。

  如果人真要成为工具,而你又喜欢一个安静需要深度的职业。

  不如去做一个杀手。

  我没有很多感情,不是因为我是一个杀手所以没有感情。

  我的感情在青春时候已经为一个男人燃烧尽了,之后,我才决定做一个杀手。

  没有感情的人不会面若冰霜,面容冰霜的人是有太多感情。

  我喜欢微笑,它让我觉得这个世间一切都无所谓。

  在我的生命里我只有两个朋友,烟草和我的枪。

  我不把他们当工具,虽然我是别人的工具。

  杀手的可悲就在于我们只是一个工具,无足轻重的工具。

  我们发射子弹,我们也是别人的子弹。

  有时候我想,如果我是一颗子弹,我能不能看见自己在空气中飘过的痕迹。

  我常常抽着烟,对着月亮,思考这样的问题。

  人常常要想点什么,尤其是无聊的时候,我常常想的自己都笑了。

  有时候也哭,哭笑本是同一件事情。

  我看着对面的窗口,其实我看不见,那是10公里外的一个窗口。

  我的枪能看见,我的子弹也将划过空气到达那里,钻进那个中年人的脑袋。

  我怜惜我的子弹。

  世界上如我的子弹纯洁的人可能已经没有了。

  我看见了他,我的子弹也看见了他。

  如同多年之前,在那个雨巷里,我遇见他。

  我狼狈不堪,白裙子上都是污点,是他在我和雨之间支起了伞。

  那么突然,就如他后来离开我一样突然。

  和今天我的子弹一样突然。

  而所有的突然似乎又都是意料之中。

  在雨巷遇到他之前,我筹划了很多次。

  和我后来做杀手的时候一样,严密谨细。

  每当下雨我就在那个小巷走过,我相信一天我会遇见他。

  那不是理想,我相信命运,但是不相信命运会看到我。

  所以我不相信偶然。

  没有任何偶然,和子弹一样。

  风速,空气湿度,阳光的照射角度,当一切都计算精确。

  子弹不会丝毫偏差。

  我相信我的枪,我的爱人。

  我的爱人很多年前是他,当我第107次在那个雨巷跑过,终于遇到了他。

  那天我穿着我攒了一年钱买的裙子。最漂亮的裙子。

  我的美丽无与伦比。

  他就那么爱上我,就像雨滴回归大海一样,那是爱情。

  我感觉到我脸上的潮红,我爱他。

  就如他后来爱上别人一样,我不怪他。

  谁说过爱能天长地久,能有爱,就很幸福了。

  在我远离这个世界后,第一次遇到他,是在瞄准镜下。

  我情愿是另一个人来杀他。

  当子弹在他的头上开出鲜花,我忽然莫名其妙的伤心。

  我想起了那个雨巷,然后哭了起来。

  我不知道我哭了多久,那完全不是一个杀手应该做的。

  我忽然后悔自己的选择。

  我站起身来,这一次我没有去整理我的枪。

  我的爱人。我抛弃了他。

  就如我很多年忽然喜欢枪一样,这一刻我忘记了它。

  我离开了这里,看着我的枪孤独的摆放在支架上。

  2、警察

  保护那个人我觉得很无聊,但是我是一个警察。

  我要尽我的职责。我和我的兄弟守在这里。

  要杀他的人很多,如果我不是警察,我想我也许会是杀他的人之一。

  我喜欢枪,喜欢速度,我选择了一个好的职业。

  适合自己的职业就是好的,如果还能帮助别人,那应该算是幸福。

  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帮助他这样的人。

  在美女眼中,他是一个典型的帅哥,完全可以成为一个偶像。

  事实上也是,良好的家世,一个这个国家高级官员的后代。

  很奇怪他为什么没有从政,据我所知很多高级官员的后代在政治上都很有作为。

  一方面因为他们的背景,一方面因为他们从小受到的熏陶。

  但是他选择了经商。

  他不是一个有响当当名号的人,一个商人不需要名号,越是默默无闻越是好。

  凭他做下的事情,枪毙他一百次也足够了。

  但是他天生似乎都和监狱无缘。是的,是天生的。

  不仅如此,我们不仅不能抓他,还要保护他。

  要杀他的人不是一个。虽然官方一直不会怎么他,但是另一股力量却不会这么温和。

  那并不是因为他糜烂的生活,利益,在我看来最虚空的利益,成了很多人嗜血的唯一借口。

  这次他自己的力量已不足以保护他,他是个聪明的人。

  负责这次行动的组长告诉我,我们是抓人,记住,是抓人。

  我知道,组长顶着更大的压力。他不能把话说明。

  我熟悉枪,枪是我的生命,距离这里最近的狙击点也要10公里,但是我知道那个狙击手不会选择那里。

  五年来,我们就知道有个很厉害的狙击手,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关于那个人的消息。

  甚至不知道那个人是男是女。

  这次那个枪手一定会来。

  我们要抓住那个枪手,不是抓住,是击毙。

  从心里来说,我更愿意击毙我保护的人,而不愿意击毙那个枪手。

  不知道怎么了,我对那个枪手充满了好奇。

  我从没有见到过计划那么周密的枪手,从来不失误。

  不留下任何痕迹。

  用一种枪手自己改造过的狙击枪。

  对那架枪和那个人一样,我们丝毫不了解。

  只知道,那架枪和那个杀手一样,强大到不可思议。能击中数十公里之外的一只苍蝇。

  杀手用的子弹很特殊,在杀手所有刺杀的人中,在我看来都是该死的人。

  我们之所以费尽心机要抓到那个狙击手,不是因为枪手得罪了我们。

  更大的理由,在我看来,是害怕有天,这个神秘莫测的枪手会把枪口对准我们的一些要人。

  对于太杰出的,一直是一个危险。

  当然,从职业来说,这是正义必须要做的。

  我们选的地点很好,这是我们最容易抓住枪手的机会,因为狙击点少的可怜。

  我们只需要守株待兔。

  我贴墙依在门外,和我的五个弟兄。

  在半开的门缝里,我看到了那架枪,看到了枪后的那个人。

  那个狙击手,我一直找寻的人。

  我忽然想,这样一个人,一个杰出的枪手,让他接受那些刀笔吏的审问,是一种侮辱。

  他一定跑不出去了,不如给他一个成全。

  希望他能没有痛苦的死去,我生平最犹豫的一次,开枪。

  3、爱人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会爱上人,没有安排,非常偶然。

  但是却一见钟情。

  我从没有见到过那么美丽的女人,全身散发着性感,却纯洁的如同一个天使。

  就在那个酒店的大堂里。

  她面带微笑的走过来,我问她喝酒吗,她说好。

  我们在那里聊得什么我都已经忘记了,只是觉得暖洋洋的。

  很多年来我在这个酒店里做调酒师,见到过无数的人。

  从来没有找到过这种感觉。

  就如我小时候坐在春天的阳光里。

  我想她是一个旅游的作家,或者一个贵妇人。或者富豪的女儿,管她是什么呢。

  我倒希望她是一个平凡的女人。

  我爱她,不是爱她的身份。

  我怕她很快会离开这家酒店,然后,人海茫茫,我将无法找寻。

  我和好朋友换了班,我很容易知道她住在那个房间。虽然这个酒店有上千的房间。

  我在这个酒店工作很多年了,几乎所有这里工作的人都和我熟悉。

  我换了套最好的衣服,穿着工作服我总觉得不是自己。

  我走到那个房间,房间门是虚掩的,进去之后我发现她已经不在那里了。

  我想她是出去做什么事情了。而且应该很快就会回来。

  那里架着一架枪,很大的一个枪,这是件珍贵的东西。

  她也许是个安全工作人员。我忽然产生了兴趣。

  我想她会是怎样工作呢,虽然枪是我很讨厌的东西,在这一刻,我却充满了欣喜。

  我走过去,模仿她的样子,把手放在扳机上,眼睛放在瞄准镜后。

  我想知道她看到的是什么。

  然后我觉得后脑一麻,我看见眼前多了一片细小的红色的花朵。

  金州。2008.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