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小说>另类小说>两个陌生人的相遇

两个陌生人的相遇

时间:2020-12-01 编辑:小景

  一

  我是苏,在上海。

  我会一个人睡到头疼才起床。然后去看很老的法国电影。我看过非常多不出名的电影,有时候会抱着枕头一个人流泪,我一个人。

  房东会用异样的眼光看我,因为在正常人眼中,我是一个“不务正业”的青年,我没有固定的职业,只是偶尔帮杂志社写几篇专栏混些稿费。所以我会经常搬家,我的所有家当只有一只很大的皮箱。里面有我单薄的衣物和我写字的电脑。

  我会住在城市的边缘,一卧一厨一卫,没有客厅,我一个人住。只因为便宜。

  有时候我会站在镜子面前看自己的样子,一个装束邋遢的女子,头发像干的海草,皮肤粗糙而发黄,眼神黯淡无光。

  我只穿旧的牛仔裤和运动装,球鞋,我不穿高跟鞋,不管天有多热。

  在这个人口密聚的城市里,会有多少像我这样的人,只是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在陌生的地方相遇,然后错过。

  二

  我是子树,在上海。我会做在电脑前敲击键盘,在纸上画各样的线条,在办公室穿行,看着窗外林立的楼房抽烟。

  我只抽一种叫Forgotten的韩国香烟,看很多很久的法国电影,然后一个人发呆,一个人。

  老板会用满意的眼神看我,但我只是一个打工仔,一个只会做广告的经理。所以我经常会很晚才睡,有时是凌晨两点,有时是凌晨三点。

  我住在昂贵地段的一座房子里,有很大客厅,很大的卧室,很大的厨房和卫生间。

  我会在天暖的时候将房间里所有的窗帘都拉上,然后赤身穿行。

  后来我开始不去公司,待在家里就可以完成工作,我只是将我的想法敲击在notebook里,收发E-mail。

  无规则的生活让我目光涣散,神情憔悴。我也会去街上,但是上海的繁华让我疲惫,我很累。

  走在街上,服装店的橱窗玻璃映出我的影子,一个神情邋遢的男子,头发是带卷的,穿着休闲的黑色衬衫和旧的牛仔裤,跑鞋。

  我从不穿西服,皮鞋,就算参加派对舞会也不。

  一直很相信在这样一个人口密聚的城市里,会和一些心里潮湿的人相遇,然后擦肩而过。

  三

  我是苏,拉着一个皮箱在地铁里,要去新租的房子。我就像一只鸟,一直向前飞,害怕突然停下来的寂寞和空虚。我经常到不同的地方旅行,一个人,走到哪儿算哪儿,有时会在某个城市停下待一段时间,等待下一次的出发。

  就算呆在一个城市,也会不断地换住所,没有别的,这是因为不喜欢熟悉的感觉。

  到站的地铁停住了,看着一些人走出去,一些人走进来,瞬间,我仿佛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去见什么人,去干什么事。

  我回过神,拉着很轻的皮箱,消失在流动的人群里。

  房东是个很和蔼的女人,问我是否常住,自然给与肯定的答复,尽管我租房从来没有超过两个月。

  很大的窗户,阳光就从那里射进来,照在我的手上。我躺在床上,看着自己变动不同姿势苍白的手指。

  写东西写不出来的时候,我会停止敲击键盘,将双手叉在一起盯着屏幕发呆。

  将notebook合上放在打开的皮箱里,然后闭上眼睛想象着自己变成一只鸟不停地向前飞。

  只是我睡不着,失眠,有时候情绪会很坏,将自己关在房子里不出去,将一切可以显示时间东西藏起来,放在我看不见的地方,然后趴在床上盯着指纹看。

  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忍受。

  试着去抽烟,好几次像醉了,像死了,只能感到浑身发软想吐,就再也没去抽了。

  在这个繁华的城市,我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女子,甚至死了也不会有人知道。

  至于爱情呀,海誓山盟啊,很早就不再相信了。我只是需要一个能在我感到寒冷的时候为我披上一件风衣的人,不谈爱情。

  四

  我是子树,躺在家里很大的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我不知道,一个很大的房子里只住一个人算不算是家。

  只是在深夜的时候,我看着很旧的法国电影,莫名的感动。我开始失眠,失眠的时候我拼命的吸烟,吸一种叫Forgotten的韩国香烟。

  隔一段时间去公司一次,做一些安排,并向老板作工作报告,这种事情总是要亲自去做。

  作广告需要很多很多的创意,把一个个自己的创意否定是一件很痛苦的事,烦的时候干脆把电脑关掉,仍在一边。然后躺在床上,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就像在大海里的一条鱼,找不到方向,大脑一片空白。

  我会在阳光下看着拇指的指甲盖发呆,幻想着世界上所有的人都生存这个指甲盖上,突然想到人们会钻油井,找矿藏,觉得有些可怕。

  在这个繁华的城市里,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男子,我找不到明天的方向,找不到我要的幸福。

  五

  我是苏。早晨刷牙的时候突然想去海南。

  打电话订票,订酒店,整理行李。十分钟后我已坐在去机场的出租车里了。

  两小时后飞机平稳的停在三亚国际机场。

  打车去事先订好的酒店。服务人员态度非常好,既热情又周到。帮我把皮箱提到订好的房间,然后自然给予小费。

  躺在酒店的床上,觉得好累,就睡去了。

  醒来时,已过正午。起身去酒店外的海滩。

  这是我第三次来三亚了,这里水清沙白,天蓝海碧,让我瞬间有种到天堂的错觉。

  我依然穿着牛仔裤,球鞋,只不过上衣成了一件T恤。

  走在三亚松软的沙滩上,望着前面碧蓝的大海,看着海鸟在上空盘旋,瞬间有种无由的幸福感。

  烈日照在沙滩上,我有些口渴,走到旁边用遮阳布搭成的冷饮店要了杯冰水,坐在凉椅上慢慢享用。

  一位男子从我面前走过,穿着旧的牛仔裤,球鞋,黑色的T恤。在三亚这样炎热的地方,也许只有他一个人穿着黑色的衣服。看得出是个心里有阴影的人。也许是想用黑色遮住心里的伤疤。我一直相信会和这样的陌生人相遇,然后错过。像是上天的精心安排一样。抬头望天,天空蔚蓝……

  六

  我是子树。早晨正睡得天昏地暗,老板打电话要我去三亚陪客户度假。

  带了几件单衣,笔记本电脑。下楼,公司的车已在等了。接过老板手中的机票。老板将我送上飞机,让我好好玩,我点头。

  到了三亚,直接去了公司下属的酒店。风景很好,公司给我订了最好的套房。客户后天才到。

  没心思去海边,就让服务员送来了午餐。

  吃了以后,躺在床上睡了。

  醒来。天色已黑。只听到外面还有人欢呼的声音。

  没有开灯,躺在床上,目光在黑暗中摸索。一种无由的恐惧感袭上心头,起身,离开房间,关门。

  到了就餐部已没有多少人,只有角落里的一对情侣还在吃饭。

  要了一些简单的东西,吃完了去了海边。

  人,已经开始回酒店了。接近午夜的大海异常空寂,只有浪花拍击岩石的声音。就一个人坐在海边,望着大海,听着涛声,听着寂寞来来回回穿行的声音。

  天与海连接的地方已经透出了鱼肚白。站起拍了裤脚上的沙,回到酒店,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再次醒来,墙上的时钟的指针都指向了“12”。去餐厅吃午餐。很饿,狼吞虎咽,吃了很多。对面的一个人看着我,发出善意的微笑。我回以微笑,起身出门,去看我最喜欢的海。

  人很多,到处都是笑声,只是此刻我感到无比的寂寞。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开始习惯这种在人群里的寂寞了。

  头顶上炙热的烈日烤着沙滩,我就这样一个人在三亚松软的沙滩上漫步,走过一家用遮阳布搭成的冷饮店,里面坐着一个女子,穿着旧的牛仔裤,球鞋,淡蓝色的T恤。看得出是个心里潮湿的人,眼神透露出一种让人无法捉摸的异样。一直相信会和这样的陌生人相遇,然后擦肩而过。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只是海子已经死了……



两个陌生人的相遇 标签:两个文明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