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小说>另类小说>夜行

夜行

时间:2020-11-20 编辑:pp958

  夜行

  岳明清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有夜行的习惯,夜行就是夜间出外散步,或走在夜阑人静的街道,或闲游至杳无人迹的郊区,或行走于阒寂无人的小巷,或独步到空旷幽寂的田野,夜行当然不是梦游了。今天晚上,已经快到十点了,岳明清还是难以入睡,他把书放在床头,穿上运动服,走出了房间。

  市里的街灯早已亮起来了,此时,行人已稀,岳明清漫无目的地走着,对于一个依然保留着丰富想象力有着艺术家气质才工作不久的男孩子来说,行走在这脱去了白日里繁华喧嚣的外衣复归宁静的古街道,如同行走在传说中的天上的街市,虽说街市此刻是空落落的,但他可以尽他的想象为这街道设置风景和内容了。就在他行到街道尽头时,一条通向郊区的公路呈现于岳明清面前了,公路两旁的路灯向远方延伸着,看上去如同银河中的两串没有尽头的闪亮的明珠。走到这里,岳明清止住了脚步,他在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往前走呢?远方还有幽深冥邃的夜景,因为他已经敏锐地闻到了柔柔的春风正将郊外油菜花的淡淡花香吹送到面上来,可是,他的兴致将尽且有些困倦了。

  “夜行散步是为了有效的睡眠,如果夜行散步影响了我的睡眠,那么,夜行又有什么意义呢?”想到这,他止住了步伐,要打道回府了。

  当他转身的一瞬间,一位年轻的姑娘从岔路口出现在岳明清面前,岳明清没来得及看清姑娘的面容,那姑娘就在十字路口转向了通向郊区的大道。岳明清望了望她的背影,不知为什么,他忽然止住了脚步。路灯的灯光照着姑娘薄如蝉翼的黑丝袜套着的两条修长的腿上,走动的步伐伴着周围的夜色创造了一种朦胧而又充满诱惑的青春活力和美,年轻姑娘的脚下踏着黑色的皮鞋,上身是刚好齐及膝盖上大腿处的黑色披风外套,除此以外,姑娘肩上还背着一个精致的黑色小包,这就是岳明清在路灯下看到的她的所有装着。当姑娘的黑色高跟鞋走在白色的大理石铺就的公路一旁的人行横道上时,那啪嗒啪嗒的响声揪住了岳明清的心,毕竟他正值青春年少呀!他目不转睛地望着姑娘的背影,姑娘迈着她那轻快的脚步向远方走去,全然没有在意后面还有一个年轻人在盯着自己的背影细细地看,像是一位艺术家在认真地欣赏着一件渴慕已久费尽周折才得一观的艺术品。此时,岳明清又是羞涩而有理智的,他觉得像这样在背后打量人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内心的道德约束让他将目光移向公路远方的田野,然而,他又无可救药地想走到前方看看姑娘的面孔,姑娘的背影太动人了,一身黑色的装饰,行走在淡红的路灯下,简直像一个黑色的天使行走在若明若暗的夜空中。

  一种诱惑和对未知事物的探索欲催动着他迈出了脚步,这时候,他的内心是复杂的,情感是丰富的。

  “女人的背影是最美的,不要去看她的面容了,她会让你失望的。”他的内心深处忽然蹦出了一个声音。

  “不,我要看个究竟,我不能停留在一种远远的朦胧的虚幻的背影后面,我要看个究竟,哪怕是那张面孔会给我带来失望。”另一个声音又加快了他的步伐。

  “我相信一见钟情,如果姑娘的面容在路灯的淡红的灯光下深深地攫住了我的心,我应该鼓起勇气去护送她一程,向她打听一下电话号码。”岳明清刚刚大学毕业,尚没有女朋友,产生这样的念头也无可厚非。然而,敏感的他突然间想起一个曾经在书上读到的故事。

  故事大概讲的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在夜行的时候遇到一位年轻的姑娘,姑娘窈窕的身姿和美丽的背影深深地攫住了小伙子的心,小伙子的感情是真诚而炽烈的,他怕那个年轻的姑娘夜行时遭到坏人的欺侮,于是,紧紧地跟在姑娘的身后,暗地里保护她。走着走着,小伙子听到了前方哗哗的流水声,前方是一条河。小伙子见到前方的那位心仪的姑娘正在艰难地脱下高跟鞋准备过河,小伙子加快了脚步。当身材窈窕的姑娘一手拎着高跟鞋,一手撩起黑色的裙子准备过河的时候,她那两条修长洁白的腿在小河旁的灯光下露出来,她一步一步吃力地向前摇晃着淌水过河流,小伙子入神地看着她那两条粉嫩如水藕的小腿和令人怜爱的娇弱的身影,小伙子热血沸腾,忽然间有一种征服世界的欲望和冲动,然而,这些欲望和冲动都是空虚飘渺的,现在,小伙子要做的应该是如何打破内心的羞怯,主动走上前去帮助一下姑娘安稳过河。当他看到姑娘摇曳的身姿差点儿摔倒在浅浅的河水中的时候,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和勇气,他大叫了一声:

  “姑娘,小心摔跤!”

  说完,他就急跑过去,不顾鞋子湿水,奔到姑娘面前,发自内心的关怀道:

  “姑娘,还是我来背你吧!小心水凉!”

  谁知道,小伙子刚说完,那年轻貌美的姑娘就倒在了他的怀中,娇声爹气地说道:

  “你开个价吧!”

  “不会的!可恶!滚开!”岳明清想到这个故事,他的内心开始挣扎着,“不会的,前面的姑娘怎么可能是……不,不会的。”

  他继续向前走着,可是,他的心似乎为那个曾经看到的故事而碎了。

  “是的,这么晚了,一个年轻的姑娘,独自一个人走在路上……”

  岳明清不敢想下去了,他的脚步放慢了。当他想转身的时候,他看到姑娘的前方走来三个民工模样的年轻人,他静静地呆在原地,看着,心里有一丝担忧,是为姑娘的安危,然而,他现在还在怀疑姑娘的身份。

  “如果她是一个清白的姑娘,不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去解救她的。”岳明清最近和一位师父学习气功,现在,他可以劈开一块砖头了,今天晚上,他打算派上用场。

  他望了望前方的姑娘和三个民工模样的年轻人,发现姑娘依然正道直行,三个民工模样的年轻人从姑娘身边走过,没有任何的挑逗和轻浮的举动。岳明清刚才的担忧从心间祛除了。

  “姑娘是清白的,我要把她护送到家。”

  看着那三个正派的年轻民工,想起自己曾有的企图,岳明清感到自己很龌龊。

  “这份关怀,应该是没有企图的,没有名利,没有痴心妄想,它应该是发自内心的,是暗地里的呵护,远远地守护着。是一个强者对一个弱者的关注,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超越欲望和占有甚至超越友情亲情爱情的无回报的关怀。”

  岳明清加快了脚步,可是,前方的姑娘回头了,惊惧地望着他。岳明清就在她回头的一刹那,看到了一张文静秀丽的面孔,姑娘那双戴着眼镜的大大的眼镜让他彻底打消了疑虑。为了打消姑娘的疑虑和惊惧,他把自己装成一个散步观赏夜景的人,一路小跑,跑到了姑娘的前方,当他与姑娘拉开一段距离时,他向后瞥了一下姑娘,又装作悠闲的散步相,慢慢地走着,他的内心却在看着姑娘的足迹,姑娘转弯,他也会转弯的,大不了再一次跑到姑娘的前方了。

  岳明清隔一段路就装作看夜景的样子向后瞥了瞥,当他发现年轻的姑娘走进路边一幢小区时,岳明清释怀了,他掉转身子,要回去睡觉了,因为,他感到了浓浓的倦意。

  2009-4-13夜至2009-4-15晚